新闻正文
那些斗拱、彩画、糖人,都有故事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3-02-14 13:10:38    文字:【】【】【
《汉声》制作的杨柳青年画文官门神,在年画里头,都有很多故事。
《汉声》制作的杨柳青年画文官门神,在年画里头,都有很多故事。

《汉声》发行人黄永松
《汉声》发行人黄永松

  黄永松 口述 星期日周刊记者 谢岚 整理

  编者按:

  去年春天的时候,记者访问了台湾《汉声》杂志发行人黄永松,跟着他和他的同事从上海到宁波慈城,一路上断断续续听他“讲故事”。

  一辈子都泡在民间传统文化里,黄永松一肚子的精彩故事。

  一天晚上,夜有些深了,几个人围桌而坐,泡了壶清亮澄黄的好茶,黄永松不紧不慢地说起了当年在西南少数民族收集一块蓝印花布的事。老太太追着车子后头,要回了自己的蓝印花布,掏出剪子,剪下布料一角,说,我把(布)的身体给你们了,但要留下个魂儿。

  真动人。黄永松的“民间故事”,生动,人味浓,带着感情。

  那时候记者提出,做了一辈子的杂志和出版,是时候给自己做本书了,口述实录,把肚子里的“民间故事”整理出来,那一定不亚于任何一期《汉声》的专题。

  不过,他好像还没准备好。

  于是,记者对他有个邀请,当他在不同场合 “讲故事”时,是否可以刊登,作为一个记录,并和读者分享。

  日前,汉声又做了两件事:出版了简体字版的《中国童话》和苏州风物专题《水八仙》。

  出了大陆版《中国童话》后,黄永松和年轻的后生同事们说起了当年事。年轻人有心,记录了下来。

  以今天的眼光来看 《中国童话》,依然有它的价值。这本书的用心所在,值得去了解。

  前些天,记者在家给孩子念童谣,“小小子,坐门墩,哭哭啼啼要媳妇。要媳妇干嘛?缝衣,补袜,点灯,说话。”

  小小子很喜欢,不过我愣了一下,如果他再大一点,问我,什么是门墩,什么是点灯,什么是缝衣补袜,我该怎么回答他呢?

  “旗球平安”

  过去的农业社会里面,没有这么多传媒设施。那时候没有电,晚上就点着灯火,但是孩子还不愿意睡觉。我记得吕胜中(现为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系教授、系主任)告诉我,他小时候听爷爷讲故事最多的就是他们全家人在剥玉米粒的时候。玉米收了,晚上要把它剥成一粒一粒的。大家围着灯火剥玉米。爷爷的任务就是讲故事。这些故事影响了他一辈子。

  我记得我们做“惠山泥人”的时候,当地的工作人员跟我讲,惠山里面有天下第二泉。这里诞生了一个有名的无锡音乐,就是《二泉映月》。这个人叫阿炳,其实就是一个很穷的盲人音乐演奏家。他白天在庙口,没有生意了或者生意弄完了,天黑了各自要回家,就要穿过我们做调研的泥人一条街。天开始黑了,阿炳感怀身世,一边走一边咿咿呀呀地拉着他自己喜欢的曲调回家。像我这么大年纪的人都说,他们小时候,如果晚上太晚睡觉,妈妈就会骂,“阿炳都回家去困觉了,你怎么还不睡。”意思就是说阿炳早就拉着二胡走过去了,已经很晚了。过去农村万籁俱寂,整个村子都听到他咿咿呀呀的乐声。《二泉映月》是这么诞生的。民间的东西,有人们的感情依附在里头。

  你到庙里头去,庙门前有个大门神,那就有门神的故事,秦琼和尉迟恭如何如何,对吧。然后,左青龙右白虎,青龙说的什么故事,白虎说的什么故事。有些吉祥的图案,比如“祈求平安”,就有一个壮士,举着一个旗子,托着一个球,“(旗球)祈求平安”,这是谐音嘛。这些都在庙里头。爷爷带着孙子,或者孩子跟着爸爸妈妈去庙会的时候,都会看到这些故事画。这些故事造型的雕塑都是木刻。甚至于斗拱上面,木构建筑上面,有彩画、有雕刻。每一面其实都说了一个故事。这就是过去的中国童话。

  在流动的摊贩,小孩子最喜欢会做糖人啊、捏面人啊、吹糖人的这些小贩,他们都会做很漂亮的东西给你。其实每一个漂亮的东西,都常常是一个故事。譬如说他会捏一个红脸的关公,会捏一个拿着长枪的赵子龙,会捏一个拿着羽毛扇的诸葛亮。这些都是课本。孩子在等着买,看着塑造面人的师傅,不但看到关公怎么变成红脸、怎么拿大刀这些工艺过程,他还问这是什么、这是谁,他爷爷就会告诉他,这是关公,红脸的代表什么。然后他花钱买了,也许一辈子记得住。

  这个部分叫做小传统文化,是相对于大传统文化而言,大传统文化就是去读书、受教育、读经典。过去民间文盲很多,而小传统文化使得我们那么大的民族,巨大的人口数量,走了几千年下来,还是有一脉相传。我们的文化没有断掉,就是很多小传统文化、故事形态在传诵着我们自己的历史故事,传诵着我们自己的民间传说,传诵着我们的寓言,传诵着我们更古老的神话故事,甚至于记录着事物起源的故事。含羞草,有含羞草起源的故事;鱼,有鱼的起源故事。刚刚谈的这几个点,其实就是今天我们《中国童话》里头的类别:古老的神话、重要的历史故事、民间传说故事、寓言;还有就是事物起源。大概就是这五项。

  顺便把我采访捏面人的故事也和大家说说。《汉声》台北办公室后面有个菜市场,有天居然看到有一个老头坐在那里一直捏东西。走近一看,不得了,怎么捏得这么好。然后就跟他做采访,跟他交朋友。他说我是山东人,“走路到台湾”。我说你开玩笑,什么叫走路到台湾。他说“我两次走路两次到台湾”。我更好奇了,慢慢听他说清楚。他说我是鲁南人,鲁西南的地方,当地比较穷,秋收到春天没有事做,所有的人都要有一技之长,有的是吹糖、有的是捏面、有的是弹棉花,然后就去外面卖艺增加外快。他说我“走到台湾来,没啥了不起”。你看看,他就背着他的箱子,他有一技之长,就一路做,一路卖。捏面人的材料不够就再买箱米,再做,一路做。做什么呢?做关公,还有西游记、封神榜、水浒传……什么都做。就这么活下来,很精彩的。

  弹棉花也是,《汉声》杂志第28期做过弹棉花的报道。当时我在泸州寻访传统的酿酒师傅,就在当地找酒厂,偏偏在酒厂遇到一个弹棉花的,结果做了采访。弹棉被也是,他有一技之长,两三个人就卷个铺盖就往南走。现在大家都不需要弹棉被了。弹棉被是什么呢?是旧被翻新,棉花睡久了会潮,边上脏了会硬,他打开来,它拍开以后,把好棉花留着,脏的拿开,再加上一点新棉花,弹松它,又是暖暖的一个被子。

  其他众多其他小行业,也就是这么过日子的,生命力很强。

  让孩子听听从前的故事

  在我成长的年代,大家都看西方故事。我们当时有个觉醒,就是要让自己的孩子看中国自己的故事书,所以才有这套《中国童话》起头的动力。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9-2010 康达斗拱。百度搜索词:斗拱,仿古斗拱
 手机:13831633930(李海朋),13932607839(李恩湖) 网 址:www.kddougong.com  关键词:斗拱